當你遇到惡房東

最近我讀了【紐約每日新聞】一則關於紐約唐人街惡房東的故事,使我熱血沸騰。

這個業主,或【每日新聞】稱為slumlord,是紐約唐人街麥迪遜街197號大樓的房東。據報導,因為住客抗議不適宜居住的條件,他就將這些居民的公寓加熱到近100度。據 WNYC消息說,其中一個老人租戶叫潘富高,公寓裡的冰箱及烤箱都不工作。五年來,74歲的他不得不靠點蠟燭過活,因為晚上沒有電。

這些租戶只是在行使他們的合法權利,他們抱怨的是他們根本不應忍受的居住條件。但當惡房東將公寓加熱到近100度時,他們感到無助。

他們的處境深深打動了我。近二十年來,我一直致力於代表平民百姓爭取他們應有的權益,因為他們往往沒有足夠的財力和法律知識來捍衛自己及進行反擊。

讓我簡單講一下我的經歷。我從紐約大學和布魯克林法學院畢業後,加入了紐約市中心曼哈頓的一間保險公司的辯護律師團隊,在那裡我磨練出我的辯護才能,短短的幾年,我迅速成為公司合伙夥伴。但我不想我的一生只代表大保險公司的利益。因此在取得法律經驗後,我就自行開業。自1990年以來,我一直在幫助受重傷 – 車禍、醫療事故或在職受傷的平民百姓爭取權益。

我的許多客戶來自紐約的下東城及唐人街,包括很多人移民到美國的人士。有些因尚未取得合法身份文件而不願積極尋求自己的合法權益,有些因沒有社會安全號碼或從未得到的W – 2報表進行納稅申報而擔心這會影響他們訴訟的能力。憑藉近25年的法律訴訟經驗,我幫助他們行使自己的合法權益。我從來沒有因為客戶的利益而猶豫及不敢上庭據理力爭。我很自豪地說,我為客戶贏了一些大的案件。

雖然我看起來像一個能力超強的大律師,但事情並不總是那麼順利。

作為一個在下東城長大的孩子,我家很窮。有一段時間,我們不得不依靠政府福利渡日。我父親是一個碼頭工人,年輕時就因工殘廢了。為了養家,我媽媽白天工作,晚上去上學。因當她懷有小孩時,她不得不從高中輟學,憑藉自己的努力她獲得教育碩士學位。她是一個有毅力的女士。

當時的下東城是一個很混亂的社區,大多是新移民和工薪階層。我的許多鄰居就因不知道或被誤導自己的合法權益。我記得有一位女士走過一個建築地盤時,被從二十英尺高地方掉下的工具擊中頭部。她被擊倒昏迷,住進了醫院數天。她回家後說自己沒事。但事實並非如此,她停止了洗澡,她的說話失去了含意。很快她失去了一個好工作,最終不得不搬去和她的姐姐同住,她姐姐成為她全職的保姆。她有權因大腦受傷而索取高額的賠償,但她從來沒有因自己的權益而諮詢律師。

社會上有很多人都像我這個鄰居。這並不是說他們不如富裕的屋主或成功的商人聰明。他們是缺乏維護自己權益的知識,他們需要這些法律去解決日常問題,就像我上文提到受房東恐嚇的唐人街住戶一樣。

前述的唐人街住戶有自己的選擇。他們可以打電話 311投訴房東。他們甚至可以控訴房東騷擾他們。 2008年紐約市通過一項新的法律稱為房客保護法,令住戶在受到業主騷擾時,可控訴他們。騷擾可意味著多種方式,從中斷基本的服務,如多次中斷熱水或暖氣、移走合法租客的財物、或使用武力威脅合法租戶等。如打贏官司,住客可就每一項騷擾得到高達 $5,000的賠償。

就在上個月,紐約市公益維護人比爾德Blasio推出了一個新網站叫紐約市惡房東名單。http://advocate.nyc.gov/landlord-watchlist。該網站給租戶一個新的工具,允許他們將惡房東向公益維護人辦公室報告。違例多的房東會被列入惡房東觀察名單,一直保留直到他們糾正違規行為為止。

所以,這使我想到為什麼我開此博客。此博客不是關於我自我吹噓自己的成就,而是為大家服務的一個博客。通過這個博客我為大家提供信息、資源和解決問題的方案來處理日常事務。我計劃寫的是與大家直接有關的問題。而且也提供我對一些新進展的看法和我認為大家可能會感興趣的問題。

但我不想要這個博客是一個單向的談話。我想聽到你 – 找出什麼東西會讓您熱血沸騰,了解什麼樣的信息會令你在每天的生活中得益。

請直接 e- mail給我:jnapoli@caesarnapo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