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過失的費用該由誰承擔?

上網Google一下﹂醫療事故」,很有可能你永遠就不想踏進醫院之門了。

根據﹂醫學研究所」1999年的報告,每年有44,000至100,000的美國人在醫院內死於可避免的過失。這是一個令人震驚的數字。

但死亡並不是拙劣醫療服務的唯一後果。有時候病人存活了,但受到不可逆轉的腦損害。這事就發生在大衛身上,一個16歲的男孩去紐約市的一家主要醫院做糾正先天性下頜畸形的手術。

大衛的父母 – 兩個我見過最可愛、最周到的人,事前做了許多準備工作,選擇了一位出色的口腔外科醫生來替他們兒子操刀。這個手術需要打破大衛的下巴,糾正畸形,然後佈線縫合,手術進行得都很順利。但當大衛被放置在一個供手術病人恢復的臨時照顧單位時,事故就發生了。

大衛在該單位的第一個晚上就開始窒息。窒息是下巴縫合手術的一種常見風險,如此的普遍,大衛的外科醫生甚至在他病歷中用大寫字母寫明要將一個切線機放在大衛的床上,以防緊急情況出現。

當時陪大衛過夜的父親尖叫求救,一名醫務助理向他保證,他沒有什麼可擔心的。幾分鐘後,大衛又開始窒息了。

但是這一次,長達十分鐘都沒有人來。大衛的父親只好眼睜睜地看著兒子吃力地呼吸。待到大衛的下巴被切線機撬開時,他的腦部已遭受到了不可逆轉的損傷。

現在,大衛是被安置到長期護理,在那裡受到晝夜照顧。他很可能要在那裡渡過餘生,這可能要花費幾千萬美元。

上個月,黎保利律師樓為大衛的父母贏得了680萬美元的賠償。

當大衛的母親問我是否就他們訴訟醫院的案件作庭外和解時,她問了我一個心碎的問題:﹂請問錢能帶我的兒子回來嗎?」可悲的是:它不會。

但至少大衛的父母安心地知道他們兒子的餘生將受到最好的照顧。他們知道該醫院會為其不可原諒的錯誤負責,而對大衛照顧的費用是由醫院出,而不是轉嫁至納稅人身上。

所以,下次如果有人談論為遏制不斷上升的醫療費用,要通過醫療事故改革來停止所謂的﹂無聊」訴訟時,請問一下自己:﹂醫生和護士應否為自己的過失獲得免費通行?」

如果我們不讓醫學界負責,誰會去支付這些錯誤?納稅人。這就是醫學界最終想要的 –將他們過錯的成本轉嫁給我們。在一個十分注重個人責任的社會裡,我不認為這是可以接受的,你呢?

相關報導:

http://www.worldjournal.com/view/full_news/11553848/article-%E5%8F%A3%E8%85%94%E6%95%B4%E5%BD%A2%E8%85%A6%E6%90%8D%E5%82%B7-%E8%8F%AF%E7%94%B7%E7%8D%B2%E8%B3%A04000%E8%90%AC?instance=news_p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