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市一家大醫院因為急救措施不得當,導致一名少年大腦永久性受損,凱撒-黎保利律師事務所為他成功索償3000萬元

一名少年在Lenox Hill醫院術後康復期間,由於人為原因造成缺氧近20分鐘,永遠成為植物人。院方已經與受害者家屬就該人身傷害案件,達成逾3000萬元的和解。

背景事實

2005年5月,16歲的大衛住進Lenox Hill醫院糾正先天性頜骨畸形,也稱“高登赫綜合症”(Goldhenhars Syndrome)。這種疾病非常罕見,患病率只有50萬分之一,會導致新生兒面部發育不全。

大衛的家長選擇Lenox Hill醫院口腔與頜鼻甲骨手術部門的主管斯圖亞特·蘇博(Stuarf Super)醫生,給兒子動手術。這種手術要求打開大衛的頜骨,糾正畸形部位,然後用鋼絲將下頜縫合。手術雖然十分順利,但在術後康復病房卻發生事故。根據規定,該病房必須不斷向護士工作台反饋患者病情,一有緊急情況,就應立即採取措施。

出事當晚,大衛的父親正在病床前守護兒子。他其間兩次聽見兒子床邊的監控設備傳出報警聲,但卻沒有護士前來查看。他急忙到走廊呼救。兩次都有一名助手聞訊走進房間關掉報警器,但均未進行後續檢查。

大衛接受嗎啡注射鎮痛後不久,開始喘不上氣來。窒息是下頜縫合病人的常見風險,因此大衛的外科醫生特意在他的床頭記錄上,用大寫字體註明,必須在大衛的床上放一把鉗子,以便緊急情況發生時,剪斷鋼絲。

大衛很快憋得臉發青,他的父親卻別無他策,只能大聲呼救。護士10分鐘後才趕到現場,並推脫護士工作台沒有響起警報。當護士證實大衛氧氣水平已經降至危險的低點時,大衛已需接受重症搶救。

然而,急救隊卻沒有遵聽醫囑剪斷縫合大衛下巴的鋼絲,而是試圖用復甦袋(ambu-bag)強行往他的氣管裡打入空氣。當鋼絲最終被剪斷,大衛的下頜被打開,氣管裡被插入一根輸氣管時,他已經缺氧大約20分鐘,腦部遭受不可逆轉的損傷。

更糟糕的是,醫院要麼弄丟了記載急救過程的重要記錄,要麼從未事先要求醫務人員準備此類文件。這些不恰當的急救過程均未記錄在案。如今,大衛正處在永久性植物人狀態,住在皇后區一所醫療機構的大腦損傷病房,接受24小時照顧,他可能將在那裡度過餘生,相關醫療開支將高達數千萬元。

2011年2月,這場歷經5年的官司終於了結。凱撒-黎保利律師事務所與Lenox Hill醫院達成和解,後者同意支付680萬元賠償款,相當一部分賠償款將被存入一個受益人為大衛的特殊信託基金。為他購買年金,以便該信託基金能在未來至少30年,或是大衛的餘生中,獲得穩定的收入增長,以確保有能力擔負預計超過3000萬元的醫療開支。

關於這宗由本律師事務所經辦的和解案,大衛的母親曾問過我一個傷感的問題,“金錢能換回我的兒子嗎?”很不幸,答案是否定的。但至少大衛的父母現在放心地知道,他們的兒子一生都將獲得最好的照顧。他們很滿意醫院將為僱員的過失承擔責任。此項和解還將確保醫院,而不是納稅人負擔大衛未來的醫療開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