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基的案件:一百万赔偿金背后的故事

当一个小孩在一天少有的几次没人看管的时候卷入车祸中,这是作为父母最不愿见到的噩梦。

杰基是一个十岁的小男孩。一天他背着书包上学的路上,他被一辆闯到路边行人道的车撞倒。幸好这次车祸没有让杰基失去性命,但这次车祸却让他永远失去了他的左腿,剥脱了他运动的能力以及以后正常生活和走路的能力。

有什么能够避免这次车祸的发生吗?唯一能够避免车祸发生的就是如果司机黄建不出去酒吧喝酒并酒驾回家的话,车祸可能就不会发生了。黄建在肇事当晚在布鲁克林一个有名的卡拉ok酒吧和一个同伴喝了不少酒,之后又到一个违法的夜店一直喝酒到第二天早上。

黄建因为这次肇事被判刑并入狱了。但杰基和他的家人如何是好呢?黄建受到的处罚并不能帮助支付杰基的医院账单,也不能代替杰基所受的痛楚,更别提杰基因为这次车祸而失去的行走能力。

当杰基的家人到我的律师楼寻求帮助并伸直正义的时候,我一度在确定有能力赔偿杰基损失的负责方上遇到了困难。

黄建是最明显的应该对这起事故负责并赔偿的人,但他的保险是极其有限,这根本不足以帮助杰基的家人支付医疗费用。而黄建之后去喝酒的那个非法酒吧根本就没有保险,这酒吧在杰基的悲剧发生之后不久也倒闭了。

那家招待黄建的卡拉OK酒吧有一百万的保险限额,这确实能够长远的帮助杰基的家人。但是,我根本没办法证明黄建在那家酒吧喝的酒就是导致他八小时之后开车导致车祸的罪魁祸首。这样看来,杰基和他的家人很可能就只能得到黄建的汽车保险的小额赔偿金。

直到我的私家侦探成功调查到当晚陪同黄建喝酒的同伴之前,杰基的案件都是很黯淡的。尽管黄建的同伴很紧张会不会被涉及到此案件中,但她对杰基和他的家人因为此车祸而导致的灾难而感到同情。她勇敢的同意提供给我们一份证词,证明黄建根本没有像酒吧说的那样在半夜就离开卡拉OK酒吧,而是一直喝酒到隔日早上才离开的。她的证词很关键的证明了黄建的酒驾是直接由于在卡拉OK酒吧过度饮酒导致的。有了这些证据,我们稳当的给杰基和他的家人赢得了一百万的赔偿。

现在杰基正在纽约市的一所大学里读大一。他所佩戴的假肢很成功,你根本就很难看出他是残疾的。这起初的悲剧现在看来只不过是测试一个年轻人和永远支持他的父母的一个短暂的难关。尽管杰基永远失去了他的腿,但一百万的赔偿足够保障他以后生活的医疗费用,而且他也将有足够的金钱去保障他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