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聘請律師

我很悲傷地說,我最近讀了幾篇關於腐敗移民律師的新聞報導。通過對移民入籍案件的虛假承諾,這些律師掏空了他們的客戶辛苦掙來的錢。信不信由你,這些腐敗的律師之一是前曼哈頓法官,薩爾瓦多‧高拉索(Salvador Collazo),很多年前我曾在他的法庭上辯論過一個案子。

我代理的是涉及一個人在一場車禍中受傷的案子,當時高拉索給我的印象是一個很公平很正直的法官。

十年後他被除名,原因是傳遞淫褻的字條給女實習生並撒謊,他的不良行為的原因對我來說仍是一個謎。這個月,他再次成為頭條新聞人物,他被發現偽造綠卡申請,被判處至少兩年以上徒刑。

再有就是案件卡倫賈斐(Karen Jaffe)的故事。她從本傑明‧卡多佐法學院畢業,賈菲女士專門代理中國移民案件。不像上述的高拉索先生,賈菲小姐並沒有故意欺騙她客戶的計劃,但像前任的法官一樣,她並不總是在爭取客戶的最佳利益。

根據紐約法律月刊的報道,賈菲女士一再錯過客戶申請的最後期限。在某些情況下,她將案件交給了法學院的學生去處理,甚至沒有費心去檢查,十分馬虎。而當法院給了她一個機會去改正她的行為,她表現出的﹄冷漠』,對自己客戶漠不關心。難以容忍賈菲小姐的﹄普遍忽視其職務,』法院拿走了她在紐約執業的權利。

雖然謝斐小姐和高拉索先生這樣的律師只是少數。但是,在我幾十年的執業中,我已經看到太多的客戶轉到我這裡來後,因為原代表律師欺負他們、不理他們、亂收費、不照顧他們的最佳利益等。不論是申請居留身份,或在事故中受傷,客人最不需要的與一個他們不理解、或不信任的律師打交道。

有鑑於此,我為大家列出一些基本的權利,供大家在找律師時作參考:

你有權得到尊重和尊嚴。如果律師總是推諉,或太忙而不接你的電話,或者沒有時間回答你的問題,那他就不值得你的委托。

你有權向律師要求收費標準及理由,以及要求合理的解釋。如果您不同意的費用安排,你可以離開。如果你委托了案件後不同意對方的收費,你有權要求仲裁解決爭端;

你有權了理你案件的進展。你可能不理解所有的法律術語,但一個好的律師應該能夠用平易的英語解釋及回答你的問題,給你以耐心、尊重;

律師應該毫不猶豫地讓你了解最新事態發展,或為您提供重要文件的副本。記住,你有權了解足夠的信息,以便您可以參與決策過程;

你有權找一位律師可以就你的情況作獨立的決定,而不允許因個人的衝突而影響你的最佳利益。一個律師應在取得你同意之後,才可就你的案件進行和解或進入審判程序;

你告訴律師的事程應保密。在一些有限的情況下,律師可能依法要求分享您案件的細節。但這是例外,不是規則;

律師不能因為你的種族、信仰、膚色、宗教、性別、性取向、年齡、國籍或殘疾而不受理你的案件,這是違法的;

如在任何時候你對你的律師在處理你的案子不完全滿意,你有權取消律師與客戶之間的關係。可能須法院批准你的請求,律師可能要向你收取已進行了工作的費用,但不要讓這點阻止你。如果這種代理關係不適合,不要害怕說出來。永遠不要害怕律師的恐嚇而不願中止這種代理關係,如果它代表你最佳利益。

這一切聽起來很複雜,但它確實是非常簡單。底線是,你是客戶,而律師是在幫你服務。而不是相反。如果你記住這一點,你會得到你應得的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