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克林医生在与纽约总检察长的官司中胜诉,获赔七百七十万

作为从业律师,我们主要处理人身意外伤害的案件。很多时候,我们会接手一些医疗事故的受害人的案件,这些案件都是由于医生或者医疗机构的疏忽而造成的。今天,我们有幸能够报道一位无辜的医生从无法在法庭取得他应有的赔偿到最终获得胜诉的案件。

在2002年,从医的里奥纳德.摩尔斯(Dr. Leonard Morse )在布鲁克林的坡地区(Park Slope)自己开设了一家很成功的牙科诊所。他的诊所拥有大概三万多的病人,大部分病人都是属于低收入人群并拥有政府医疗补助的保险(红蓝卡保险)。

当摩尔斯医生成为前纽约总检察长–艾略特.斯皮策(Eliot Spitzer)犯罪调查的对象之后,摩尔斯医生的事业嘎然而止。摩尔斯医生被纽约检察长办公室以欺诈政府医疗一百万的罪名起诉。摩尔斯医生坚决否认这项罪名。

经过五年的调查和众所周知的逮捕以及刑事审判, 摩尔斯医生被查出是无罪的。 然而,经过广而告之的逮捕之后,摩尔斯医生不得不关闭并出售他的诊所,而且摩尔斯医生在牙医界的声誉也被毁了。从2002年至2007年,摩尔斯医生经历了自己经营每年收益有三十多万的诊所到被迫从事兼职工作,直至被迫失业了十五个月。

在2007年无罪的判决之后,摩尔斯医生对斯皮策以及他的下属们对他仅有的声誉的损毁和他损失的收入提出了民事诉讼。摩尔斯医生声称总检察长斯皮策连同他的助理约翰.福斯特(John Fusto),特别调查员主任杰斯.卡斯特(Jose Castillo)和其他工作人员一手捏造所谓的证据来立案并以医疗保险欺诈罪起诉摩尔斯医生。

在这起民事诉讼中,摩尔斯医生的律师提出摩尔斯医生总计损失收入,精神损失赔偿以及斯皮策对摩尔斯医生抹黑的刑事案件的惩罚性罚款,共计六百二十万美元。这看似是很大一笔钱,但这仅是对于他被歼灭的蒸蒸日上的医学事业和他经过几十年积累的事业声誉的赔偿。

对于摩尔斯医生,这笔赔偿远远不够恢复摩尔斯医生在他家族和在医学界的好名声,所以摩尔斯医生拒绝和解提出的小额赔偿金。

最后,尽管对斯皮策和其他几个被告的起诉被撤销,但摩尔斯医生还是获得了胜诉。在审查了摩尔斯医生对福斯特和卡斯特的提出起诉的案件中,陪审团授予摩尔斯医生七百七十万的赔偿金额,这显然是超过了摩尔斯医生和他的律师所要求的赔偿金额。

这起案件里,一位好医生经过十几年努力工作而在他的职业圈内建立的好声誉却被本来用于保护他的国家法律给摧毁了。我们很高兴这样的不公正能够得到伸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