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审判律师采用恐怖主义为由作为辩论

一般情况下,我们都不会讨论民事案件会有与恐怖主义以及支持恐怖主义的组织联系起来的能力。但相反的是,这正是上个星期美国东区法庭发生的一幕。

在林德起诉阿拉伯银行(Linde V. Arab Bank)的案件中, 原告集体声称阿拉伯银行在知情的情况下转移百万美元给伊斯兰组织哈马斯作为暴力行为的经济支持。作为美国24名在2001年至2004年以色列加沙和西岸恐怖袭击中的受害者及家人的代表律师马克韦伯(Mark S. Werber)声称:“阿拉伯银行都是知道他们是在服务哈马斯的,这不是一起意外,误会或者说日常银行转账,这是阿拉伯银行作出的决定。

被辩方传唤的第一个证人是七十七岁的亿万富翁萨比哈爱马斯里(Sabih Al-Masri),阿拉伯银行的现任董事长。爱马斯里称他对他的客人与恐怖主义的关联他是不知情的,并辩解说,恐怖主义对银行的经济是很不好的,因为商业会因为恐怖主义沦陷。他还提及起义性的自杀式炸弹袭击,说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摧毁了和平。

艾瑞史皮泽(Arieh Spitzen),他是以色列军方巴列斯坦事务部的前任长官,作为原告的证人。他作证称在2000年和2001年之间,大约有四百万美元的资金是从阿拉伯银行转账给在纽约的哈马斯领导者。史皮泽更说明,由于阿拉伯银行拒绝出示它完全的记录,他对阿拉伯银行的行为的调查是不完全的。联邦法官布莱恩科根(Brian Cogan )判定陪审团可能会推断阿拉伯银行在知情的情况下有目的性的给哈马斯以及与哈马斯有关联的个人提供金融服务。

这起法律诉讼是在2001年反恐怖主义法律颁布以来第一起实例。如果原告们的案件能够赢,那这将是打击恐怖主义组织和它的支持者的新的办法。

来源:安德鲁科什那, “ 阿拉伯银行董事长出庭,否认对恐怖主义的资金支持”,纽约法杂志,2014年9月9日。

艾瑞拉森和瑰斯汀斯密德,“阿拉伯银行董事长告知美国陪审团,恐怖主义对商业有害”,芝加哥论坛报, 2014年9月8日。

约翰马泽里,“阿拉伯银行的亿万富翁董事长矢口否认对哈马斯和自杀式炸弹袭击者的资金支持”纽约日报,2014年9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