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公园五人案:给青春损失定个价

随着最近的中央公园五人案以四千万和解结案,让我想到了侵权责任法其中的一个不幸的事实:不管赔偿数额有多大,金钱上的赔偿永远都代替和补偿不了受害者精神和身心上所受到的伤害。

在1989年4月,五个岁14至16岁的黑人和西班牙裔的青少年被指控殴打和性骚扰一个在中央公园跑步的白人妇女。这些男孩子的案件不单在当时涉及种族矛盾,而且也渲染了纽约市帮派和流氓盛行的风气。在新闻报道中,这些男孩们被冠以“狼群”和“畜生”等外号,商业富豪唐纳德.川普竟然在纽约日报的整个版面里宣称支持判以他们死刑。

随着这五个男孩的案件被广为人知,尽管他们每个人都向警察做了有罪的陈述,但他们都说这是因为由于警方欺骗性质的审问和剥夺睡眠而导致的招供。他们五个人的DNA都与犯罪现场的DNA不吻合。

他们都被认罪以及被判以冗长的监禁。其中的四个男孩在监狱里监禁了大约有七年。最年长的怀斯(Kharey Wise)被判监13年。在他监禁的时间里,怀斯偶然与连环强奸兼谋杀犯雷耶斯(Matias Reyes)认识。

虽然雷耶斯是以其它的罪名入狱的,但他才是中央公园案件的真正肇事者。2002年雷耶斯与怀斯的偶遇也让他供认1989年殴打和强奸中央公园跑步者的独行罪行,再加上该案的DNA鉴证证实其说法。怀斯被释放,中央公园五人案得以昭雪。

随着终于被平反的慰藉,但同时不公正的审判,耻辱和罪罚也伴随了十多年。中央公园五人案的受害者现在已经长大成人了。他们被剥夺了他们的青春和对正常生活的希望。之后,他们共同对纽约市警察的失职而导致他们认罪的事件提出了法律诉讼。

这些年来,彭博领导的政府都对这起诉讼提争论意见,声称警察和检察官都是出于尽职的表现。直至今年,在新市长德布拉西(De Blasio)的新政下,这起诉讼才得以和解。

虽然四千万看起来是很大一笔赔偿,大约相当于每人每年刑期赔偿约100万美元,之后这也被慈善家川普称之为“耻辱”。但对于逝去而永不再来的青春和十年在监狱的耻辱相比,这些金钱是无法代替和弥补的。